半年前的報名  原本的演練是岑爸陪著下水一起泳渡   我乾乾地在岸上應援
後來老天爺送了我們一份禮物    姊姊得自己來而我的焦慮漸漸擴散.....

undefined 

父母放手讓孩子飛真的不是一件易事   當然也沒有焦慮長到達半年這麼久
這中間還要想想老天爺為何賜給我禮物    再想想吾家長女之初長成(萬一撞期怎麼辦)

mondaysm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