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8點55分 接到岑岑老師電話
不是那種"叫妳爸媽明天來學校見我"的內容
因為岑不是我接下課
老師關心我是否對岑岑在學校的情況有疑問
很感人 百年樹人的工作實在不容易
岑很關心我和老師聊什麼
我:「老師可以把妳在學校裡的事情告訴我嗎? 我好想知道喔....」
岑點點頭
我:「老師說妳在學校很乖 沒吃過的東西都願意試一口」 (當然 還有其他)
岑:「嗯...對對對 老師說她數123我要一口變不見... 然後我就一口吃下去了...」

晚上
岑對我衣服上的扣子有興趣
看她小小的手努力把扣子塞進洞裡
總共6個扣子 她很堅持全部扣完
我的"菸田少年"開演了半小時 耐著性子等她 完全袖手旁觀不幫忙
全部6個完工 等她一個一個一個一個一個一個數完:「馬麻 我扣了6個耶!!」
媽媽對著孩子的"耐心quota"用的兇
必須暫時拋開急迫 忘掉整潔 放棄自我
等她完成一件在我們看來再普通不過例行非常 卻在她小小世界裡第一次擁有的自我滿足
當然 有時候我還是會覺得很煩很想在她身上套上我的速度

漸漸地
我開始領悟安德烈馬麻的"孩子 你慢慢來"
重點不在於我好生羨慕的生活、教育環境
在於我是不是能夠闊氣地揮霍我的耐心
等她慢慢地
第一步踏出
第一個字會講
第一次自己說要尿尿
第一次自己敢睡
第一次敢溜高高溜滑梯
第一次自己背好書包
第一次
很多很多第一次......

    全站熱搜

    mondaysmo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