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禮物如何開始的,又是另個故事。 女朋友們相挺,知道台後的圈叉:這一趟就走吧,之後的事之後再說,她們這麼安慰。

不知道怎麼地,腦海中總是記得,日出公園那段:嘟仔車上睡著,我看見路旁稻草堆很興奮,岑鼻幫忙輕手輕腳放妹妹到嬰兒車上,我們推她繼續睡,近距離摸著完美的黃澄澄圓柱。返回車上將嘟仔安置汽椅,姊妹倆對著一隻隻熱情的飛蟲又叫又笑,我繞著黑色麵包車幾圈忍著被叮一口送走牠們,岑鼻和嘟仔大笑不止又驚聲尖叫的樣子,好像我們玩了一場刺激難忘的遊戲。


第一次國外自駕,在右駕的日本,在北海道;沿途是無法言喻的美麗風景,原來開車也可以不想休息;有時候就沒目的地往前開,襯著岑鼻挑選的音樂,那些平日裡她塞滿耳朵與我隔絕的聲音,我有個青少年女兒了;她還是會應妹妹要求播歐莎(Elsa)的歌,再推薦給妹妹她喜歡的小美人魚系列,我們都愛賽巴斯汀。


   

我懂妳呀做了惡夢,像獨行俠搞丟了披風,想飛飛不動      不想威風只待歲月靜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ondaysmom 的頭像
mondaysmom

超人一家

mondaysmo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