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老天又再讓我與生命中一件淡忘的事重逢 那會是什麼道理
一件人生中似乎已經成為浮水印的事...... 

那部黎巴嫩關於熟女們與自己的姨媽們的電影還沒能找到
與月月佳app結為好友 希望能瞭解關係稀少姨媽和我是不是漸行漸遠

2015年4月24日總是準時的她遲到 
在我紮紮實實滿38邁向3X的時候.......  

2008年的失敗經驗 不覺得會成功(其實到現在還是忐忑)
幾天下來並不舒服 第一胎時似乎沒有這些記憶 (是當時年輕或記憶力喪失)
幾乎都和第二次初期的徵狀連在一起  每天就是不爽快
被騙太多次 這中間曾經想也許也和2008年一樣失敗  
阿Q安慰自己 至少的好處會是 能休養幾天 (所以是老天聽到我想休息的聲音嗎)

 

拖到5/4 看著網路上的知識嚇自己 停經病變網友說最好再讓醫生確認云云
朋友說我想太多一起買試劑 根本沒有第一胎在家等結果的慎重 只有管他的橫豎就一條或兩條
下午跟當事人和朋友一起報訊  朋友說她想哭 我才好像開始感動一個生命的存在

夫妻間練肖話 後來我有認真看待這個之前不知晃到哪去的幸福
悄悄跟肚子說  媽媽想過也準備好了請安心 家裡有搞笑的姊姊等著喔
心裡另外的對話  "這幾年去哪裡了啦" "找不到我們嗎"  "what take you so long" 
還要像教養岑岑那樣嗎 讓她學這學那  我還堅持得下去嗎
接下來三個做的事 要分成四份一起做了 超人一家還能那樣到處飛 飛得動嗎
她他能像岑一樣好帶嗎  會不會是來修煉我的 這個人生的浮水印會不會其實是大烙印
燙得我畢身難忘

 

5/12醫生給我了比較底定的答案 看見小豆子的重要閃光
 (但他會不會是安慰我 因為我頻頻不安地跟他說前一次的挫折 等八週後再宣判)

本來答應這個月要示範岑怎麼處理女生好朋友 她還在等 對於媽媽遲來沒什麼概念
而我開始問她假設性問題  有了弟妹怎麼樣  她願不願意幫忙
岑:如果是個性很機車的弟弟我不會理他  如果是妹妹我可以跟她一直聊一直聊
我:可是她小一的時候妳已經17歲  妳們要聊什麼
岑:對吼 就像大班聽到大便會一直笑  我要聽到睪丸才會 但我又不能教她他這個
我:(點頭點頭 算是懂事)
岑:不過我可以跟她一起回房間睡了
我:妳願意在我忙不過來的時候幫我弄她嗎
岑:什麼?擦大便嗎? 如果是太稀的那種我沒辦法
我:如果我們一直弄她 妳會不開心嗎
岑:應該會喔 妳為什麼要問我這種假設的問題 妳又還沒懷孕


岑:如果妳要懷孕的話 就要先算排卵期 然後讓精子和卵子結合 好噁心...

隨著岑愈發明顯的第二性徵發育 買了「小女生身體的秘密」給她
這種在各大書店或圖書館都可以看到的書  媽媽主動讓她看不遮掩

等三個月再來看她真正的反應

 

二寶的名字目前只有一個靈感:不惑  周不惑
爸爸媽媽 近 不惑之年的獲

    全站熱搜

    mondaysmo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